泉州开元寺十四景 收藏了多少故事和传说?(图

  这十四景的名字特别好听,比如白鸽听经、桑树白莲,那它们的来头如何呢?打个比方,开元寺大雄宝殿前的宋代二塔,建的时间比东西塔早,但都没有列入“十四景”。

  “家园共造·共享古城”系列报道从上周起推出人文西街篇,今天要分享一篇“你不知道的开元寺”。

  开元寺的“奇景”,有元代释大圭写的《开元寺十奇颂》,明末撰写的《开元寺志》里有原开元寺首座木庵大师写下的“六殊胜”、“八吉祥”等诗句。二者相加,就是后人口口相传的“十四景”。

  今天,我们邀请了福建省佛教协会副秘书长、泉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吴松柏为讲解嘉宾,介绍开元寺十四景。吴松柏从1986年至2003年间,在开元寺任寺务委员会副主任、开元寺管理处主任,这数十年间,他对照诗文逐一咨询参考,渐渐摸清了这十四景的位置和传说、故事。

  从西街进入开元寺,入门第一个殿叫天王殿,殿里的石柱是唐代遗留至今的,“石柱牡丹”就在这里。

  吴松柏说,“石柱牡丹”的景观也叫“石生牡丹”,传说开元寺天王殿的石柱上开过牡丹花。不过也有说法,唐代的灵芝草也叫“牡丹”,所以也可能是石生灵芝草。元代的释大圭法师在十奇颂卷跋中提到“桑莲瑞焉,芝草生焉”,可印证这个说法。

  天王殿进来就是拜庭。传说拜庭自古“凡草不生”,来到这里的人应有清净之心,也表达寺庙是干净清洁的场所。

  拜庭之上又有一景,名曰“石炉生烟”。它是座高大的石香炉,高超过两米。吴松柏说,出家人每天放入香柴,于是香烟缭绕,成为景观。承天寺里也有类似的景观,名叫“狮子吐烟”,不过石香炉的底座没有开元寺里的高大。

  东塔“镇国塔”,西塔“仁寿塔”。唐朝时是木塔,高九层;后来被火烧了,北宋改建为砖塔,倒了;南宋时建成现存的石塔。石塔抗震能力强,明末泉州7.8级大地震,西塔完好无损,东塔只有塔顶上的八条铁链断了七条,东南方向第三层石斗拱掉落。上世纪90年代中叶,东塔被评为全国四大名塔之一。

  桑树白莲和紫云盖地两处景观彼此相关,讲的是黄守恭如何献地,桑树如何开出了莲花。大雄宝殿始建于唐朝垂拱二年,开工时紫色的云彩从天空飘绕而过,所以建成后就称为“紫云大殿”,献地的黄守恭后代就以“紫云”为丁号。

  进大雄宝殿前,抬头能看见匾上四个不大的字“御赐佛像”。吴松柏说,刚开始匡护大师建大雄宝殿没这么大,只有三开间。后来开元寺规模扩大,供奉五方佛,正中的佛像是唐朝皇帝下圣旨塑造的,所以叫“御赐佛像”。我们现在看到的佛像是明朝重塑的。

  脊兽是汉族建筑屋脊上所安放的兽件,开元寺大雄宝殿上的脊兽都是白鸽,“白鸽听经”就从这里说起。传说有一只白鸽经常飞到开元寺,听高僧讲经说法。后来它转世为人,到开元寺当和尚,翻译了很多经书,但既为飞禽,总还留有一些标志,于是人们口口相传,说这位僧人腋下还保留一支鸽毛。

  甘露戒坛在大雄宝殿后方,供奉的佛像底下有一口甘露井,北宋年间盖起戒坛后取名为“甘露戒坛”。全国保存的戒坛只有3个,北京和杭州的戒坛都改作他用,只有泉州开元寺戒坛还保持着宗教活动。戒坛为五重檐八角攒顶式建筑,屋架上的24尊斗拱飞天,就是大家熟悉的手执古老南音乐器里的飞天。

  古龙眼井在开元寺安养院前方,距离开元寺著名的龙眼品种“东壁龙眼树”有一定的距离,吴松柏认为,二者未必有关联。

  水井旁边原是执事寮,是开元寺开山祖师匡护祖师所居住的尊胜院,曾是元代以前全国120所开元寺的支院之一。唐朝开元年间保留至今的开元寺,福建只有福州和泉州。

  开元寺祖师堂里供奉着两尊塑像,一尊是开山祖师匡护祖师,一尊是印度高僧袒膊。《紫云开士传》里说,袒膊和尚从印度而来,他曾云游到德化戴云山(德化戴云山现在也可以看到袒膊塑像)。

  传说文殊菩萨从五台山下来,化身苦行僧,到开元寺当柴火夫。被人暴露秘密后,菩萨写了偈语,流传下来。人们于是就将这偈语称为“文殊墨迹”。诗句中提到的“狮子”,是文殊菩萨的坐骑。

  吴松柏翻阅明末的《泉州开元寺志》,介绍伽蓝祠时提到“实罗汉堂之故址也。”说是开元寺的开山祖师妙恩一晚上梦见五百罗汉僧求助,第二天早上听说武林南山寺罗汉堂受灾,所以建了罗汉堂。

  支院高僧没有找到实际景观与之呼应。其真实的含义,还有待从资料中进行考证。

  现在想看到这三景,应该在开元寺哪里找?对这方面有研究的市民读者,欢迎拨打95060分享赐教。

  古城升级改造,急需同步寻找并记录一批可以用来解构、丰富、滋养古城的人文故事。

  征集范围限定为泉州古城,可以是爷爷奶奶讲述,也可以你帮忙转述;或者是你认识有故事的老人,报料给我们。内容不限,可以是家族背后的故事,可以是你从小成长的那条街的故事,或是一些记忆中关于泉州古城的残本断章,厝边邻里口口相传的,爷爷奶奶乘凉时唠叨的……

  记不清,也没关系。我们成立专家顾问组,请来《泉州文库》修编负责人杨清江、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研究员李玉昆、泉州市非遗中心专家许进中、泉州市鲤城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主任吴英明、鲤城区文化馆副馆长周琼琼、鲤城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许长锋等6位专家,为不清楚的历史做辨析和把脉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