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射杀野鸭的神枪手到护鸟狂人:没人有权利去

  “打猎并不简单,一天能打上三只、五只猎物就是神枪手了,造成的损失是非常小的。可是,如果用药的话,一点药就能要了上百只大雁、野鸭的命,这样下去,湖上恐怕再难看到鸟了。”高国武说。

  “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。”湖边的这一幕深深刺痛了他的心,第二天凌晨刚过,高国武就穿起棉大衣、带着手电筒走进卧龙湖湿地里的芦苇荡,开启了自己的护鸟之路,这一走就是十年。

  “我喜欢它们,我爱它们!由于它们的存在,人世间才有鸟语花香这样的形容词。”高国武这样真诚地说。

  “希望鸟儿有个安全的栖身之所!生命在自然界面前是平等的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人类没有任何一种权利去杀戮任何一种生命!希望保护湿地的社团组织能够得到支持,呼吁更多的人爱鸟护鸟,加入到生态保护志愿者的行列。”高国武对记者说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