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鸦片鱼”富翁毁于鸦片

  他,曾经是沪上引进鸦片鱼的第一人,拥有千万身家,“邂逅”毒品后,人生轨迹从此被颠覆。近日,闸北警方成功捣毁了一个位于郊区偏僻处的“毒窝”,顺藤摸瓜一举抓获了多名吸毒贩毒嫌疑人。

  李跃想出生在本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,因家境贫困,高中毕业后即早早挑起了养家的重担。李跃想做的第一笔生意是卖鱼,而鱼则是他从小河里抓来的。

  1992年下海经商潮涌起,李跃想决心创业,他不顾家人反对,放弃了当时属于铁饭碗的国企工作,干起了水产个体户。凭着勤劳和智慧,李跃想在水产市场站稳了脚跟,“李氏水产”成了市场里响当当的字号。

  “鸦片鱼头”名声在外,但也许很少有人知道,李跃想是将这道菜引入上海的第一人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李跃想去外地考察时,尝到了一种名叫雅片鱼的俄罗斯鱼。这次亲密接触,让他感觉“惊艳”不已,鱼口感肥腴、肉味鲜美、入口滑嫩。

  颇具商业头脑的李跃想嗅到了商机,他决定将这一鱼种引进上海。为增加噱头,李跃想还将“雅片鱼”改名为“鸦片鱼”,寓意此鱼鲜美,如鸦片一样让人欲罢不能。

  果然,肥美的鸦片鱼在上海一炮打响,这也为李跃想赢来了丰厚的回报,至上世纪末,他一跃成为沪上拥有数千万身家的水产大亨。

  正当事业蒸蒸日上时,李跃想遭遇了他人生中的滑铁卢。他不惜花费千万元从俄罗斯进口了7个集装箱的鸦片鱼头。但他没有想到,鱼头这类生鲜极易腐败,这次生意让李跃想血本无归,损失惨重。

  “我第一次接触毒品,是出于好奇,更是一种对生活的逃避。与毒品的相逢,源于我这生最爱的女人,我对她爱过、怨过、也悔过。沉迷于毒品的日子里,我分不清虚幻与现实,原先那个意气风发的我与现在这个吞云吐雾的我,究竟哪个才是真,哪个才是假? ”

  李跃想与妻子江园曾是一对模范夫妻。在外人眼里,两人很般配,李跃想在外四处打拼,江园则把小家庭料理得井井有条。渐渐地,李跃想发现妻子似乎有了变化,变得心情抑郁,遇事容易焦躁恐慌,晚上失眠,更时常会毫无缘由地抽搐。

  有一天,江园的朋友拿来毒品让其“镇痛”,在毒品的麻醉下,江园感到身体又有了生气。 “鸦片鱼头”事件后李跃想事业遭受重创,生意变得越来越难做,他为此时常愁眉不展。在妻子的鼓动下,李跃想第一次尝试了毒品。事业上的重压,在毒品的作用下被发泄出来,李跃想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,但也由此陷了毒魔的深渊。

  因为吸毒,李跃想认识了不少“毒友”,生性豪爽的他,常常呼朋唤友开起“毒品派对”。每天的毒品开销高达万元,多年起早贪黑打拼的钱财在唇边化作缕缕轻烟。

  今年春节后,闸北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根据线名贩毒嫌疑人从四川运毒来沪贩卖。警方经缜密侦查发现,王某等4人的落脚点,位于松江一偏僻处的废品回收站内。该回收站主要收购废纸等物品,但合法外衣的背后,却是一个贩卖毒品的“毒窝”。

  3月上旬,专案组民警决定收网。当民警进行搜查时店主王某强作镇静,但当缉毒民警把目光扫向露天堆物场上的一大堆废纸时,王某的神情突然紧张起来。果然,掀开废纸,一只被压在最下面的旧轮胎暴露了出来,轮胎里面,隐藏着的正是毒品。

  专案组首战告捷,4名贩毒嫌疑人落网后,警方顺藤摸瓜,于是李跃想这个昔日水产大亨,作为毒品“下家”,逐渐进入了警方视线。

  吸毒是个无底洞,李跃想的积蓄很快就用完了,颇有生意头脑的他竟然将翻本的希望寄托到了“鸦片”上。至此,李跃想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  4月27日下午,闸北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缉毒队在李跃想的暂住地守候伏击。当时,李跃想正准备外出送货。一出门,早就守候在门口的缉毒队的韦警官就从其身后拍了拍李跃想的肩膀:“我是警察……”李跃想知道东窗事发,乖乖跟随民警上了警车。

  从李跃想的包里,警方搜出了三四小包,还从他的住处搜出了尚未分包的。经清点,共缴获1400余克以及麻果540粒、25克、60克,并查获吸食用具一副。李跃想承认,这些都是“上家”卖给他的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