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禁捕令”来了“长江刀鱼”将告别餐桌

  长江刀鱼和鲥鱼、河豚并称为“长江三鲜”,长江刀鱼是其中的翘楚,有“长江第一鲜”的美誉。在野生鲥鱼和野生河豚基本绝迹之后,硕果仅存的长江刀鱼,市场价格曾动辄上万元一斤,每年上市时节,经常引发热议。而由于生态环境恶化和过度捕捞等原因,长江刀鱼正面临着严重的种群危机。

  为贯彻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》,落实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工作部署,保护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,国家农业农村部日前发出通知,从2019年2月1号起,停止发放长江刀鱼等专项捕捞许可证,禁止对这种天然资源的生产性捕捞。那么,长江刀鱼是否会彻底告别餐桌,刀鱼禁捕又如何来监管呢?

  江苏南通渔民高永明今年40多岁,他18岁起就在长江捕鱼,见证了长江刀鱼数量的变化。

  高永明:“像我爷爷那时候的量多,一网能有几百斤,那个时候刀鱼多。在我的记忆当中,2013年我我开始捕鱼,多的时候一网接近100斤左右,到后来2014年不如2013年,一直到现在。”

  高永明说,这些年长江刀鱼的数量一直在锐减,捕捞出的刀鱼个头比较小,多是一两二两的,三指宽的刀鱼很难见到,不少渔民望江兴叹。

  在安徽铜陵,也是一样的情况。当地餐饮商会副秘书长朱红久告诉记者,每到春季,刀鱼总是能勾起无数人的味蕾,不过,如今长江刀鱼资源非常稀缺,江边一些以江鲜为特色的饭店里,刀鱼经常断档,中档的刀鱼市场价一斤在4000元左右,有的饭店出价高却也收不到。

  朱红久:“因为现在这个刀鱼产量比较小,所以这个价格相对比较贵,超过几千块钱一斤的都有,一般很难吃到比较正宗的、大一点的刀鱼。”

 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,1973年长江流域及沿岸长江刀鱼的产量为3750吨,1983年约为370吨,而到了2002年产量不足百吨,2010年为80吨,2011年,则仅为12吨。由于工程建设、水质污染、采砂挖沙、过度捕捞等因素,长江刀鱼的产量出现断崖式锐减。

  为了保护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,农业农村部日前发出禁捕令,根据通告,自2019年2月1日起,停止发放刀鲚(长江刀鱼)、凤鲚(凤尾鱼)、中华绒螯蟹(河蟹)专项捕捞许可证,禁止上述三种天然资源的生产性捕捞。通告发出后,长江及沿线各地渔政部门纷纷加大了执法巡查力度,安徽省铜陵市农委渔政站站长倪明:

  倪明:“这个监管的难度还是挺大的,因为我们整个长江江段是100多公里,中间有11个江心洲,夹江水域比较多,大部分洲上还住了人,许多渔民、农民他们家就在长江旁边,随手丢一个小网具下去,就能从事渔业捕捞。”

  倪明告诉记者,过去长江禁渔期会单独划出一个月来,允许渔民从事刀鱼特许捕捞,每年长江铜陵段发放的刀鱼专项捕捞许可证在76本左右,2月1日起,长江流域全面实行刀鱼禁捕,相关部门需要采取多项措施综合加以应对。

  倪明:2019年,我们一方面是加大渔政自身的日常监管,加大巡查的力度和密度;我们也通过发放宣传单,通过宣传发动沿江渔民或者农民,以及社会各界广泛参与我们渔政监管;另外,开展涉水部门的联合执法,我们将组织淡水豚自然保护区、公安、海事、水务、环保这些部门开展联合执法,共同打击长江渔业非法捕捞。

  此次禁捕,将对长江沿线渔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一定影响,记者走访时发现,很多渔民们正在办理渔业减船转产相关手续,应对新发布的禁止捕捞刀鱼的政策。

  渔民王东升:“我们肯定要支持国家的政策,刀鱼是受国家保护的,肯定不能捕捞了,允许捕捞什么我们捕捞什么。”

  渔民徐洪亮:“我们渔民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,自愿减船转产,这么做是为了保护长江母亲河现有的资源,也为了造福子孙后代。”

  野生鲥鱼、野生河豚绝迹后,通过人工养殖重回老百姓的餐桌。长江刀鱼禁捕后,能否通过人工养殖,来满足市场的需求呢?苏州市渔政监督支队副支队长李罡说,长江刀鱼是一种极其特殊的鱼,人工养殖有非常大的难度。

  李罡:刀鱼生产是需要有一定的环境的,它是在淡水和海水交界的地方进行繁殖,然后在深水生长,捞出水面鱼就死掉,大规模的养殖还是不具备条件。

相关阅读